刑满人员在何方? “禁入”社会就更安全吗
发布时间:2019-01-09 16:24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我国刑满人员再就业问题,不是第一天摆在这里了。经年累月下来,即便是自21世纪起算,这一群体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。他们似乎成了一个个难点。 同为被依除强制措施、重返社会的

  我国刑满人员再就业问题,不是第一天摆在这里了。经年累月下来,即便是自21世纪起算,这一群体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。他们似乎成了一个个难点。

  同为被依除强制措施、重返社会的刑释人员,除了被统计出的“文化程度偏低、家庭关系紧张、较强、就业积极性差”等共性外,个体差异很大。治安犯罪、经济犯罪、毒品犯罪、犯罪、性犯罪的刑释人员在矫正和预防再犯罪的方向上必然不尽相同。对这些人的妥善安置,是亟待解决的重要社会问题。

  为什么要为这些“做过坏事”的人探索回归社会的出?抛开我国法对刑释人员的平权以及人文关怀不谈,截止到2006年,全国犯为156万人,其中曾被者的比重为14.8%,这组数据中无疑包括了再犯罪的刑释人员。

  也就是说,当那些刑释人员在“岔口”顾盼之时,一旦缺乏有效的监督与疏导,他们当中的一小部分人的选择,可能再次对社会造成危害。

  所以说,应当把刑释人员回归社会的保障,看作是整个社会安全保障机制的一部分。

  鉴于刑释人员个体间存在巨大差异,对他们的安置可以考虑从多方面入手,促成相对行之有效的再就业机制。

  从司法角度来讲,一方面我国的法明确了“刑满人员依法享有与其他平等的”;另一方面,其他相关法律法规却又对刑释人员设置了“禁入门槛”。刑释人员不得担任公务员,不得在机构任职,经济犯罪的刑释人员在五年内不得担任金融机构或民营企业的高管。不谈法条竞合的问题,刑释人员本就属于司法机关的重点关注对象,档案和户口有特殊记录,需要定期汇报和接受走访,再加上这种自立法上的“排除”,如果从一种“态度”或“立场”上看的话,多少容易引起某种“指导性”误读。

  不管是否真的存在误读,现实情况中,民营企业对刑释人员的接纳程度是很有限的。众所周知,很多企业在招聘中都会把“无犯罪记录”作为基本标准之一,而这些企业面对的市场用户,也经常会以是否聘释人员来衡量一种服务的安全性,仅仅通过排除刑释人员参与就业的可能性,似乎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。就拿网约车举例,既有案例里通过网约车服务实施犯罪的从业人员中,确实有刑释人员,而更多的此前并无犯罪记录。历次事件引发的探讨也表明,最大程度预防和遏制犯为发生的,是安全机制。换句话说,一套严谨的、高效的安全机制,才能够起到防患于未然的作用。

  倘若如此,社会企业是否可以考虑尽可能提高安全机制的标准,而适当降低用人招聘的门槛?

  企业需要最大程度满足用户需求,用户对购买服务的安全性有需求,这无可厚非。无论接受哪种服务,“安全”都是最起码的标准,是刚性需求。刑释人员面对他们需要重新回归的社会时,很可能与社会存在天然的相互抵触。并不是说每一名守法都应该秉承普世价值,张开双臂热情地接纳他们。而是比起对个体或某一就业预设立场,我们应当更关注行业的安全机制,并相信在一套相对完善的安全机制中,任何背景的从业人员,都不敢或很难触碰法律和纪律的高压线。

  在司法与社会的“硬件”之外,刑释人员的心理与行为矫治,是这一切的前提。无论是我国的法还是各部门联发的《关于进一步做好刑满、解除人员促进就业和社会保障工作的意见》中,对刑释人员回归社会问题更多强调的是就业政策和落实保障,但对他们的心理培训和干预则没有具体办法。要知道,作为刑释人员个体,是否有融入社会、成为守法的欲求,是决定性的。如果不能尽可能地完成对他们的心理疏导,使他们确立符合社会主流的价值观的话,是无法完成从刑释人员到社会人的转换的。从司法机构到社会机构,要更多地从刑释人员的心理入手,司法机构在他们被前就可以提前介入,引导他们认知社会情态,正视自身现状。而相应的社会机构应该在他们被后接手这种“过渡”,从个体入手,协助他们克服困难,建立良好的就业心态。事实上,这也是不少司法机构近年来正在尝试和探索的方式。

  这是对刑释人员再就业安置的一种人文关怀,也是整个社会的公共安全保障。

  曾经有个任的大学同学半开玩笑地对我说,刑释人员和一般人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,一般人到了口,会停下车,看着红绿灯等待。而刑释人员会寻摸这个口有没有摄像头,然后再考虑后续怎么做。

  我有点儿抬杠地对他说,我没有前科,开到口等红绿灯的时候,一样会看看有没有交通安全。

  其实我想说的是,红灯人人有可能闯,有人是故意的,有人是没留心,有人身体状况特殊,有人是紧急情况……但当一个人愿意老老实实地像其他守法一样在停车线内等待的时候,别急着把他撞出去就是了。

  当然,我们国家的法律,对于某些顽冥不化的,制度不会让他们有重见天日、再次危害社会的机会。

  我国刑满人员再就业问题,不是第一天摆在这里了。经年累月下来,即便是自21世纪起算,这一群体也是一个不小的数字。他们似乎成了一个个难点。

  同为被依除强制措施、重返社会的刑释人员,除了被统计出的“文化程度偏低、家庭关系紧张、较强、就业积极性差”等共性外,个体差异很大。治安犯罪、经济犯罪、毒品犯罪、犯罪、性犯罪的刑释人员在矫正和预防再犯罪的方向上必然不尽相同。对这些人的妥善安置,是亟待解决的重要社会问题。

  为什么要为这些“做过坏事”的人探索回归社会的出?抛开我国法对刑释人员的平权以及人文关怀不谈,截止到2006年,全国犯为156万人,其中曾被者的比重为14.8%,这组数据中无疑包括了再犯罪的刑释人员。

  也就是说,当那些刑释人员在“岔口”顾盼之时,一旦缺乏有效的监督与疏导,他们当中的一小部分人的选择,可能再次对社会造成危害。

  所以说,应当把刑释人员回归社会的保障,看作是整个社会安全保障机制的一部分。

  鉴于刑释人员个体间存在巨大差异,对他们的安置可以考虑从多方面入手,促成相对行之有效的再就业机制。

  从司法角度来讲,一方面我国的法明确了“刑满人员依法享有与其他平等的”;另一方面,其他相关法律法规却又对刑释人员设置了“禁入门槛”。刑释人员不得担任公务员,不得在机构任职,经济犯罪的刑释人员在五年内不得担任金融机构或民营企业的高管。不谈法条竞合的问题,刑释人员本就属于司法机关的重点关注对象,档案和户口有特殊记录,需要定期汇报和接受走访,再加上这种自立法上的“排除”,如果从一种“态度”或“立场”上看的话,多少容易引起某种“指导性”误读。

  不管是否真的存在误读,现实情况中,民营企业对刑释人员的接纳程度是很有限的。众所周知,很多企业在招聘中都会把“无犯罪记录”作为基本标准之一,而这些企业面对的市场用户,也经常会以是否聘释人员来衡量一种服务的安全性,仅仅通过排除刑释人员参与就业的可能性,似乎不是真正的解决办法。就拿网约车举例,既有案例里通过网约车服务实施犯罪的从业人员中,确实有刑释人员,而更多的此前并无犯罪记录。历次事件引发的探讨也表明,最大程度预防和遏制犯为发生的,是安全机制。换句话说,一套严谨的、高效的安全机制,才能够起到防患于未然的作用。

  倘若如此,社会企业是否可以考虑尽可能提高安全机制的标准,而适当降低用人招聘的门槛?

  企业需要最大程度满足用户需求,用户对购买服务的安全性有需求,这无可厚非。无论接受哪种服务,“安全”都是最起码的标准,是刚性需求。刑释人员面对他们需要重新回归的社会时,很可能与社会存在天然的相互抵触。并不是说每一名守法都应该秉承普世价值,张开双臂热情地接纳他们。而是比起对个体或某一就业预设立场,我们应当更关注行业的安全机制,并相信在一套相对完善的安全机制中,任何背景的从业人员,都不敢或很难触碰法律和纪律的高压线。

  在司法与社会的“硬件”之外,刑释人员的心理与行为矫治,是这一切的前提。无论是我国的法还是各部门联发的《关于进一步做好刑满、解除人员促进就业和社会保障工作的意见》中,对刑释人员回归社会问题更多强调的是就业政策和落实保障,但对他们的心理培训和干预则没有具体办法。要知道,作为刑释人员个体,是否有融入社会、成为守法的欲求,是决定性的。如果不能尽可能地完成对他们的心理疏导,使他们确立符合社会主流的价值观的话,是无法完成从刑释人员到社会人的转换的。从司法机构到社会机构,要更多地从刑释人员的心理入手,司法机构在他们被前就可以提前介入,引导他们认知社会情态,正视自身现状。而相应的社会机构应该在他们被后接手这种“过渡”,从个体入手,协助他们克服困难,建立良好的就业心态。事实上,这也是不少司法机构近年来正在尝试和探索的方式。

  这是对刑释人员再就业安置的一种人文关怀,也是整个社会的公共安全保障。

  曾经有个任的大学同学半开玩笑地对我说,刑释人员和一般人不一样的地方就在于,一般人到了口,会停下车,看着红绿灯等待。而刑释人员会寻摸这个口有没有摄像头,然后再考虑后续怎么做。

  我有点儿抬杠地对他说,我没有前科,开到口等红绿灯的时候,一样会看看有没有交通安全。

  其实我想说的是,红灯人人有可能闯,有人是故意的,有人是没留心,有人身体状况特殊,有人是紧急情况……但当一个人愿意老老实实地像其他守法一样在停车线内等待的时候,别急着把他撞出去就是了。

  当然,我们国家的法律,对于某些顽冥不化的,制度不会让他们有重见天日、再次危害社会的机会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